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以案释法 > 正文
舟山晚报、今日岱山:网恋“奔现”竟陷诈骗连环套“女友”还是一名男子
日期:2020年11月19日     阅读数:

  网恋,现在已成为了不少人的交往方式之一。因为不知道彼此的真实面目,就有人打着网恋的幌子进行诈骗行为,阿哲(化名)就是一个受到了网恋伤害的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得从今年4月说起。当时,阿哲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名叫婷婷的女孩,云南人,亲人都已亡故,想要过稳定的生活。两人聊得非常投缘,迅速建立了恋爱关系。

  几天后,婷婷提出想要到岱山来找阿哲,阿哲满心欢喜。4月17日,婷婷说需要550元买火车票,让阿哲转账给她。转账过程中,阿哲发现实名认证里对方显示叫张某某,婷婷则解释说这个微信号是前男友给她申请的,所以认证的是他的名字。阿哲不疑有他,便把钱通过微信转了过去。当天下午,婷婷又称自己户口本在“二叔”那儿,但因为欠了“二叔”3500元钱,需要还清后才能走。阿哲再次转账过去。

  4月19日,婷婷发来语音通话,哭着说自己在火车上撞坏了别人的一部手机,要赔4000元。当晚,又说自己在火车上晕倒了,被送到了上饶人民医院,需要缴费4500元才能出院。4月20日,婷婷又告诉阿哲说从金华过来,需要800元的路费和生活费。4月21日早上,婷婷表示自己再次晕倒,被送至医院,需要4500的治疗费,下午则说在火车上把别人家的小孩烫伤了需要赔偿5000元。

  每次,阿哲都如数将钱款转给了婷婷。

  直至到了两人约在宁波见面的日子,阿哲在火车站等了很久,婷婷都没有出现,再次微信联系后,阿哲发现自己被删,只能独自回了岱山。

  4月26日,婷婷又把阿哲加了回来,表示自己亏欠阿哲太多,不想再麻烦他了,阿哲再次心软。两天后,婷婷说自己被车撞了需要动手术,从入院到生活费,再到出院的手续费,阿哲陆陆续续又给婷婷转了1万余元。

  5月11月,婷婷联系阿哲说自己由于之前欠医院钱被警察拘留了,并推给阿哲两个微信号,说是办案民警的,希望阿哲能帮她把钱还上,解决这事情。可是,这次阿哲满心怀疑,不再转账。

  左思右想,阿哲决定亲自去趟云南,解开心中的疑惑。5月13日,阿哲和婷婷约好在昆明的机场见面,但婷婷依旧没有出现,阿哲终于确定自己被骗了。至此,阿哲共给婷婷转账3.3万余元。

  回家后,阿哲发现自己的微信、QQ都被婷婷删了,便立即报了警。

  “我和她视频过,但她把摄像头堵住,说是摄像头坏了,虽然没见过对方的真实面貌,但听声音确实是女的,我就没怀疑。”被问及为什么会频繁转账的时候,阿哲说:“有时候她跟我微信通话都是哭着跟我说的,而且理由也比较充分,我当时也没怎么在意,谈恋爱心切,没多想就把钱转给对方了。”

  而所谓的“婷婷”,其实是一个22岁的云南小伙张某某,而偶尔会出现的“女声”,是张某某的一个女性朋友。阿哲也不是唯一的被害人。

  经法官审理后查明:2020年1月至5月期间,张某某在百度贴吧上虚构身份“王婷婷”,以交友恋爱的方式诱导被害人加QQ、微信。之后,张某某单独或伙同他人通过QQ、微信聊天,利用被害人想与虚拟身份加深关系见面恋爱的心理,向被害人索要见面车费。待对方聊天深入后,又编造生病住院、拖欠医药费被带进派出所等理由先后骗取包括阿哲在内的两位被害人共计人民币3.9万元。

  县人民法院认定张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2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责令张某某退赔二被害人3.9万元。

  在此提醒大家,网恋有风险,“奔现”需谨慎,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手机的那头是什么在等你。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法院简介 | 联系我们